新粤彩-> 都市言情-> 《妻纲》-> 第一百五十章 毫无防范
第一百五十章 毫无防范 作者:辣菠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2
  •     “这么快?”薛让耳力极好,杨婧才隐隐

        “天这么黑,谁不害怕。”她从黑暗中走出,眉眼上还挂着未干的水滴。

        薛让把手中的烤兔递给不说话的红娘子,起身向她走来。

        杨婧一吸气,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什么。

        谁知他却只是近身替她擦了擦眉眼上的水珠,还低头笑道:“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还弄得一身湿?”

        她支支吾吾着,“前面…有个山洞。”

        “你是不是傻,这里可是半山腰,你把自己弄成这样,到了夜里冷风一吹,生病了怎么办?”俨然一副讥讽的口吻。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杨婧错身走过,搓了搓手臂,来到火光旁。

        接着看了红娘子一眼,红娘子低着头,看似专心烧烤野兔,实则余光确实从未离开过薛让。

        杨婧有些犹豫。

        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想要离开的想法告诉红娘子。

        她既然这么喜欢薛让,那定然是看不下去自己在薛让身边的,对于她的离去,应该是很欢喜的。

        可是吧,她也有些拿不准此人,毕竟看起来,她似乎很听薛让的话。

        算了,还是靠自己吧。

        薛让在她的右侧坐下,不知怎么,他一坐下,杨婧顿时感觉右侧的风被挡住了一些,也没那么冷了。

        她看看他,心里有些纠结。

        可转念一想,今夜若是不走,日后就更难和他分开了,他武功医术城府样样高她一等。

        不行,不能心软!

        “趁热吃吧。”薛让递来一只兔腿,细薄的兔皮被扒得只剩下烤得泛黄酥脆的兔肉。

        她咽了咽口水,接过咬了一口。

        含糊不清道:“哪来的盐巴?”这肉烤得火候刚好,肉质鲜美不说,还带着一股加了佐料的特有香味。

        薛让神秘地往怀里一摸,掏出几个瓷瓶。

        “行走江湖的人,身上怎么能没有点本事。”

        杨婧眼下可没功夫跟他闲扯,一门心思全用在了等会儿怎么迷晕薛让逃走的事上,她方才出去的时候粗略的扫过几眼,山洞后有一条小道,十分隐蔽。

        假若小路下不了山,她也可以躲到薛让二人离开再出来找出路。

        只是怎么才能迷晕薛让呢?

        “喂?”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想什么呢你?这么出神。”

        一道微凉的目光随之看来,杨婧不用转头也知道红娘子在看她,她抬眼故意对上红娘子的目光,眨了眨眼,“红姐姐,人有三急,能不能麻烦你陪我去小解一下?”

        红娘子扫来一记眼光,没吭声起身站了起来。

        二人走过这一片草丛,来到另一边茂密的松树林下。

        杨婧开门见山,“我能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薛让。”

        红娘子冷肃的神情霎时划过一丝松动,虽然很快,但还是被她给捕捉到了。

        “不瞒你说,其实我已经和别人定亲了。”

        红娘子动了动嘴唇,“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不为什么,只是从你一出现起,我就隐隐感觉到一股敌意,和你说这些也没有别的意思。”话锋一转,杨婧坦诚一笑,“只是今夜我必须要走,可能需要你的一点点帮助。”

        她如此坦率信任,反倒弄得红娘子有些束手无策。

        “如果不便……”

        “不,我帮你。”

        杨婧笑了笑,也不再问为什么,只是简单道了句,“谢谢。”

        聪明人说话,从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不多时,杨婧和红娘子回到了火堆旁,薛让没有丝毫怀疑的说起今日发生的突变,还特地交代了杨婧几句,让她以后多多小心,不要再鲁莽行事。

        知道他这是在为她好,杨婧也就应下了。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

        说是三人,其实也就一直是杨婧在心不在焉的应付薛让。

        火光渐小,她迟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也不知薛让这厮的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天色已晚,他却迟迟不肯起身。

        杨婧本来打着他一定会去洗手的主意,到时候尾随他一起出去,再顺道洗把脸替他擦擦汗,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可谁曾料想,薛让屁股好似黏住了一般,就是不起身。

        一直到红娘子都看不下去了,主动提出,“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杨婧赶紧接过话头,“我去洗把脸。”

        说罢,她起身要走,身后的薛让却还是没有动静,她不由回头催促了一句,“不一起吗?”

        薛让轻笑了一声,怕了拍手。

        随后站起身来,“一起吧。”

        笑意很浅,让人感觉皮笑肉不笑的。

        摸黑走到潺潺流水的小溪边,杨婧捧起水擦了把脸,薛让也作势蹲了下来,“杨婧。”他忽然低声喊道。

        “嗯?”她哼了一声,将手帕浸湿。

        “你上次跟我说,想寻个僻静山野的住所替让我疗伤,这话,还作数吗?”

        杨婧浑身一僵,傻愣着抬起头,他这话什么意思?

        莫非是发现了自己要走的迹象?

        可她也没露出什么马脚让人察觉吧?

        心中顿时擂鼓一般,“你…我看你这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吧?难不成还没好?”杨婧起身一个前倾,用手扶住薛让的后背,作势就要查看。

        谁知薛让身子明显一僵,却没有躲开,任由她的手四处乱摸了几下伤口处。

        伤口处只做了简单的敷药清洗处理,还没来得及换上干净的衣衫,所以裸露的血肉可怖地外翻着,杨婧用沾湿的锦帕替他好好查看了一番,之后便心满意足的收回手。

        “你现下伤得这么重,怕是不宜走动吧。”她咂嘴道。

        “为师确实伤得很重。”

        杨婧一愣,没想到他居然会附和自己的话,点点头往回走,“那还是好生休养几日再说吧。”

        薛让抿了抿嘴角,露出一个极浅的笑。

        提步跟了上去。

        回到火堆后,杨婧找了个紧挨红娘子的位置靠坐了下来,没多久,薛让也挨着坐了过来,两人距离不过几步之遥,红娘子状似无意看来一眼。

        杨婧干脆闭眼一靠,装傻装到底。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悉悉索索的声音总算消停了下来。

        杨婧正要眯开一只眼——

        忽然脸上一凉,一双手覆了上来,轻轻捏了捏,随后一声轻笑,吓得她赶紧调整好平稳的呼吸,不敢再动。

        “唔……”薛让身形一晃,眼前有些重影,强撑着运了口气,将手中碧绿通透的翡翠珠子挂上了杨婧的脖颈,“愿此物能保你一生平安无恙。”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