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都市言情-> 《凤唳华庭》-> 第三百七十三章 西凉往事(三)
第三百七十三章 西凉往事(三) 作者:柒姑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2
  •     秦昊朝着那院子走了两步,又硬生生的止住了,想起了秦氏从宫里回来后所说的话。

        叹息一声,转身离去,但是只是刹那间,那琴音便是一转,继而变的幽怨起来,如泣如诉,似乎是在控诉着自己的伤怀。

        这样的柔肠百转如何能不打动人心,秦昊再也控制不住,似乎是受了蛊惑一般的朝着那院落去了。

        秦氏不是没有听见这琴声,她虽然气恼,但是终究这女子是康亲王府送来的人,自己将她送进宫,已然是在某种程度上得罪了小王爷****了,若是自己再惩罚了她,想来面子上也不好

        想着明日她便会离开,心中便也松了松,却终究是放心不下,唤来了自己的婢女道:“你去寻老爷,便说公务繁重,请老爷早些歇息了。

        那婢女应了一声,便小跑着出去了。

        此时的秦昊,正站在那院子外面,看门的小厮,见他只是站着,并没有进去的打算,也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前,他们可是受了秦氏的命令的。

        忽然那小厮瞧见了秦氏身边的婢女从正院的方向过来了,心里一松,这才敢上前道:“老爷,天色已经晚了,奴才看羽儿姑娘来寻您了,想必是夫人记挂着老爷——您——”

        秦昊转回身,果然瞧见羽儿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与此同时,院内的琴声也戛然而止,似乎是听得外面的响动,但是院内的女子并没有做出反应。

        小厮心中暗恼自己竟然轮到这样一个烫手的差事,若是今日自己无法阻拦秦昊,怕是明日自己就会被发卖了出去,想到秦氏素来的脾气,他不禁缩了缩脖子,讨好的笑道:“老爷,您——”

        秦昊虽是个武将,但是也并不愚笨,自然看的出下人们心中所想,或者说这么多年,这整个太尉府,只知道秦夫人,而不知道他秦昊了。

        心头的怒火好像是燎原的野火一般,倏地烧了起来,他眸子赤红,沉声道:“滚——”

        那小厮尚来不及反应,便被秦昊一脚踢开,疼的他哎呦哎呦的直叫。

        而羽儿见秦昊似乎是想要推开那院门,也顾不得许多,扬声道:“老爷,夫人叫奴婢来寻您——”

        秦昊的手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是想将羽儿的声音忽略掉。

        羽儿见他动作未缓,便知道他心中所想,她眼眸微转,又道:“老爷,夫人说明日您还要进宫见太后娘娘——今日该早些歇息才是——”

        她语气虽然有些许的急促,但是在进宫和太后两个字上微微停顿,果然,秦昊的手似乎是有些无力的垂了下来,他有些不甘心的看着那触手可及的门扉,内心的火也一点一点的熄灭了下去。

        羽儿见他已然不再打院子里那女子的主意,也松了一口气,对着一旁的痛苦呻吟的小厮使了个眼色,两人便离开了。

        夜色无声无息的包裹上来,秦昊叹息一声,才转身欲走,便听得院内一个清丽的声音响起道:“秦太尉可是想听星儿再弹奏一曲?”

        秦昊的脚似乎是受了蛊惑一般止住,他想拒绝,但是却听得自己的声音带着期待好惋惜的道:“好。”

        半晌听得脚步声渐渐远去,原来方才,星儿也站在门后,秦昊忽然想,若是自己方才当真推门而入,是不是此时——

        然而再多旖旎的念头,都没了依托,他寻了一处空地,掀起衣袍坐下,而后便听得佳人的声音和着凄婉缠绵的声音响起:“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竟然是一曲缠绵悱恻的牡丹亭,曲中人的遗憾和忧思和着温婉的琴声几乎要将秦昊的心揉碎了。

        一曲终了,两人均都无声,忽然秦昊似乎在心中做了决定,快步朝着那院门的方向走去,院内星儿的声音喑哑的道:“秦大人三思,若是您过了这道门,便是万劫不复了。”

        秦昊神色有些急切的道:“我是太尉,手握重兵,难道我还要受一个后宫妇人掣肘不成?”

        院内的人,似乎在沉思,没过多久,院门吱呀一声从内打开了,秦昊看见星儿一身淡薄的纱裙,身上连一件大氅都没有,连忙解下了自己的貂裘大氅给她披上,满是心疼的道:“怎的不多穿些?”

        星儿抬起眼眸看向秦昊,眼底有晶莹闪过,她的眼眸极美,当真灿若星辰,她莞尔一笑,似乎连夜风都带了春意,她笑道:“秦大人,星儿谢谢您的爱护,若是可以,星儿愿意永远侍奉在大人身边,但是大人如此厚待星儿,星儿反而不能害了大人,夜深,大人请回吧。”

        不知道为何,秦昊听见星儿这般说,忽而松了一口气,但是面上却道:“星儿,若是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明日我便进宫去见太后——”

        星儿摇了摇头道:“夫人容不下星儿,太后娘娘也不想星儿陪在大人身边,星儿虽不是奴籍,但是身份卑微,不值得大人这样——”

        秦昊见美人伤心,双手不自觉的便覆在星儿有些孱弱的肩上,星儿垂下眼眸,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和厌恶,但是语气却是哽咽的重复道:“大人请回吧。”

        随即转身,将门关上。

        而秦昊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扇门横在他和星儿之间,自己却没有勇气推开它,夜色又重归了宁静,若不是身上传来的寒津津的凉意,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梦里一般。

        掌心中甚至还留存着方才星儿的体温,他叹息一声,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回秦氏的院子去么,一想到星儿含着泪水的眼睛和秦氏那样飞扬跋扈的样子,他便心生厌烦。

        独自回卧房,又难免有些孤寂,索性出府去找些乐子。

        秦昊才离开了秦府,便马上有人去回禀了秦氏,羽儿有些担忧的道:“夫人,老爷这么晚出府,是不是该去派人去寻?”

        秦氏轻笑道:“今日那贱人的院子他都不敢进,他还能做出什么大事不成?”

        然而秦氏却不知道,便是今日的变故,像是在湖心投下了一枚小石子,看着寻常,却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秦昊一夜未归,与此同时,驿站内,小王爷宁宇的房间也是空了一夜的。

        次日一早,秦氏便早早的带着星儿进了宫,星儿依旧是昨日的那身打扮,秦氏笑道:“你呀,算是有福气的,太后娘娘看中你了,你只要服侍好了太后娘娘,可在比在太尉府的前途要光明的多了。”

        星儿只是眼观鼻鼻观心,面上并没有太多的喜色,只是本本分分的道:“星儿谢秦夫人——”

        秦氏满脸的高傲,看了一眼旁边的羽儿道:“老爷可是回来了?”

        羽儿看了看星儿,见她只是盯着自己的绣鞋,好似浑然不在意一般,便也只能沉声说道:“昨夜老爷在醉雨轩饮酒,清晨才回来,现在已经歇下了。”

        醉雨轩,可是京城有名的秦楼楚馆,听闻里面的歌舞伎,各个才艺精湛,深受许多达官贵人的青睐。

        秦氏哼了一声,嘲弄的道:“看来,昨夜老爷可是听了一夜的唱曲儿啊,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醉雨轩的歌姬们唱的曲有没有星儿姑娘唱的曲儿好听呢?”

        星儿知道秦氏必然是因为昨夜的事情恼恨了自己,但是她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必和这等无知妇人再做纠缠,索性也就随她去了。

        秦氏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整个人便有些不悦,刚想开口说什么,便见到侵晨回府的秦昊,穿了一身朝服进了院子。

        然而他一改往日的绵软模样,行动间也带了一丝丝气势,秦氏只觉得这个自己相伴了数十年的男人,好像有了变化,那种变化是十分细微的,难以琢磨,却也让人不安。

        她起身走到了秦昊的面前,陪着笑意道:“老爷怎的起来了?我听管家说,您今日早晨才——”

        话未说完,便被秦昊挥手打断了,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星儿,随即别开了眼睛道:“不是说今日要进宫见太后娘娘么,怎的还没走?”

        秦氏被噎了一下,半晌才笑道:“正打算出门呢,老爷可是也要进宫?”

        秦昊点了点头,冷淡中带着疏离,秦氏只以为是因着星儿的事情,不过星儿马上入了宫,即便是秦昊再怎么恼了自己,终究最后还是会像是原来一样原谅自己的。

        入了宫,秦氏发现竟然老王妃也在,正陪着西太后说话,她面上有些尴尬,毕竟这星儿也是出自康亲王府。

        然而老王妃表现的却十分的淡定和冷静,甚至看不出认识星儿。

        秦氏偷眼看了看西太后,见西太后也并无异样,心中也微微的放下心来,秦氏人本就是火辣外向的性子,才一会儿的功夫,便逗得西太后和老王妃笑声连连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