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都市言情-> 《好事近》-> 第一百六十一章 对峙
第一百六十一章 对峙 作者:尘归雨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7
  •     找到了记挂的人,却如此痛苦。

        直至半夜,顾清欢都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她干脆起床,拿了条披风披在身上,到院子外透气。

        只是,刚推开门,她就

        “谁?”顾清欢皱眉。

        那人身子一僵,顿住脚步,赶紧将手中的东西抱到怀里藏着,然后转身。

        “小姐,是奴婢……”知秋的脸出现在顾清欢的视线。

        或许是因为心虚,知秋平日灵动的杏眼,此刻闪烁不已。

        顾清欢视线一转,看到了知秋怀里似乎抱着一个分量不轻的瓶子,她默了默。

        知秋注意到她的视线,脸色不太自然,张了张口,想要解释。

        “早些休息。”顾清欢却没有问什么,丢下这句话后,便转身回房。

        知秋反应过来时,顾清欢已经将门关上了。

        她下意识追了过去——

        或许是她敏感,可她真切看到顾清欢眼中的失望。

        知秋有些害怕。

        并不是害怕她的秘密暴露在顾清欢的眼前。

        她只是害怕,顾清欢因为她的隐瞒而受伤。

        七年前的事过后,知秋比谁都清楚,顾清欢对周围人的关系,有多敏感。

        跑到门口,知秋却犹豫了。

        真的……要说吗?

        小姐不会怪她,赶她走吗?

        知秋一直记得七年前那天,顾清欢愤怒将她推出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那道关门声,就好像敲打在了她的心上。

        直至今天,知秋都没忘在顾清欢关上门的那一刻,她的心悸。

        就像有心疾的病人,一下子犯了病,疼的呼吸不过来。

        若是她告诉顾清欢这个藏了十几年的秘密,顾清欢是会接受,还是像七年前那样,认为她不可信任,将她推走?

        这就好像一场赌博。

        知秋也不知该不该敲门。

        “唰!”

        可在这时,紧闭的大门忽然从里面被人拉开。

        知秋吓了一跳,抱紧了怀里的瓶子,生怕掉落在地。

        抬起头,知秋看到了顾清欢紧绷的脸,隐隐藏着愤怒。

        “啪。”

        顾清欢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入门内,继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小姐——”知秋诧异。

        自从归宁寺回来,她重新回到顾清欢身边后,还是第一次看到顾清欢这般愤怒失态的模样。

        只是,不等她多问,顾清欢一把将她手里的瓶子夺走,大步走向桌边,拔出瓶塞,将里面的东西倒进了桌上的茶杯。

        “哗啦啦……”

        一股奶味飘散出来。

        温热的牛乳被倒入杯子里,因为顾清欢的动作太急,有不少溅到了桌上。

        “小、小姐……”知秋被顾清欢的举动吓了一跳。

        “砰!”

        顾清欢把茶杯重重一放,冷冷对她说道:“喝掉!”

        “小姐?”知秋一愣,对上顾清欢翻涌暗流的眼眸,她心脏跳动的速度不由自主的加快。

        “你不是喜欢喝牛乳吗?”

        顾清欢另一只手拎着那分量不轻的瓶子,沉声道:“还是热的,你特地热好的吧?为什么不喝?因为你热牛乳本身就不是准备喝的吗?”

        知秋瞪大眼睛:“小姐,你……”

        张了张嘴,知秋艰难咽了咽口水,“小姐……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顾清欢盯着她,没有说话。

        知秋却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她知道,顾清欢生气了。

        非常生气。

        “……是。”

        知秋点了点头,“奴婢一直都不喜欢喝牛乳,之所以会买那些牛乳,每天都热一些,也不是为了喝,而是为了……”

        说着,知秋朝顾清欢走去,伸出了她的手,在顾清欢眼前摊开。

        白嫩细腻的手掌,看着就像贵族小姐那般,保养极好。

        “泡手。”知秋缓缓说道。

        顾清欢紧珉嘴唇,盯着知秋,仍是没说话。

        上次只是惊鸿一瞥,如今面对面,知秋清晰看到顾清欢眼中的失望。

        还有难过。

        知秋呼吸微微一滞,她不禁道:“小姐,奴婢并不是想瞒着你这些……”

        “可你还是一直瞒着我。”顾清欢打断了她的话。

        “是。”

        知秋垂首,“奴婢不会为自己辩解这个的。”

        顾清欢深吸一口气,问道:“为什么?”

        “因为奴婢答应过夫人。”

        知秋道:“若不是遇到无可避免的情况,有些事就不能告诉小姐……”

        “夫人?”

        听到这个回答,顾清欢微微一怔,“你是说……我娘亲?”

        因为红鸾的事,顾清欢的情绪一直在波动。

        先前在门外,看到知秋那般藏藏掖掖的模样,顾清欢想到知秋隐瞒她会武功的事,不禁怀疑起知秋的来历——

        即便知秋前世愿意为了她去死。

        红鸾也是如此,不是吗?

        哪怕愿意为了她去死,也可能是别人派来的,别有用心之人。

        于是,才有了刚才的对峙。

        “是。”

        知秋点头:“奴婢做的这些,都是夫人的吩咐,小姐……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想瞒着你这些事的,奴婢也不知道……”

        您会在知道真相后,这么受伤。

        知秋有些后悔。

        尤其是当她看到顾清欢眼中的痛苦时。

        “你……是我娘亲的人?”顾清欢怔怔。

        冷静下来后,顾清欢才发现,她刚才有多鲁莽。

        若知秋真是别人派来的,她就这么揭穿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知秋的武功,是知月都比不上的,知秋若要发难,等知月赶过来,恐怕她也身首异处了。

        还好,知秋不是外人。

        而是她娘亲给她培养的人。

        “奴婢当然是夫人送给小姐的人。”

        知秋闻言,露出疑惑的神色,“小姐……不会是把奴婢当成别人派来的……?”

        顾清欢默了默,她将手里的瓶子放到桌上,坐到桌边,抬手掩在额上,轻摁着太阳**。

        过了一会,她看向知秋:“我要一个解释。”

        “小姐,太过分了!”

        然而,知秋却没有立刻回答,有些气鼓鼓,“奴婢那么信任小姐,小姐却一点也不信任奴婢吗?”

        顾清欢自知理亏,没有反驳。

        “小姐……”

        知秋发了牢骚后,也冷静下来,看顾清欢低落的模样,忍不住问道:“您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如若不然,怎么会忽然想这些有的没的?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