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都市言情-> 《神医嫡后》-> 第四十八章 玉竹轩情事
第四十八章 玉竹轩情事 作者:叶南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30
  •     卫容若亲自端了茶水来,想让俞正涛漱口。

        可是一不小心手一抖,一碗茶水全都洒在自己衣服上。

        “表哥且宽坐,我回去换身衣裳,去玉竹轩等着表哥。”卫容若说一声,与芸香两人从客院出来。

        俞正涛感觉心都化了。

        恨不得立时长了翅膀飞到玉竹轩去。

        卫容若主仆二人离了客院,一路小跑回了芳华苑。

        一进门,但见凤无双独自坐在桌子旁,晚饭丝毫未动。

        “你回来了!”

        凤无双说一声。

        卫容若

        “说说,那火腿鲜笋汤里加了什么料?”凤无双微眯了眼,轻声问。

        然后给卫容若盛了一碗米饭。

        卫容若但笑不语:“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于是两人相对而坐。

        依旧如同上次一样,凤无双不停地给卫容若挟菜。

        “你也吃啊!”卫容若道。

        凤无双点了点头,然后两人愉快地共进晚餐。

        却说集香居里,卫容琳一眼便看见了窗下的锦盒。

        急急打开来看,里面一张纸条。

        “事情有变,芝兰那丫头胆小,被她识破了。今晚戌时初到玉竹轩,重新商议。”

        落款分明是俞正涛的名字!

        看这字迹也像!

        卫容琳心里暗骂: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废物!

        可心里却着急地很。

        “青萍,伺候我更衣。我要出去一下。”

        卫容琳晚饭都顾不得吃,避开众人便往玉竹轩去。

        在玉竹轩里左等右等,却不见俞正涛的影子。

        卫容琳延着那条小路走到竹林深处。

        不禁又骂:该死的俞正涛!

        本来还想着,今天溜到街上看花灯的。

        却为了这点破事耗在这里。

        突然听得风声过处,竹叶簌簌地响。

        卫容琳未及回头,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颈间陌生的男子气息,卫容琳心下大惊。

        “表妹,你想死我了!”俞正涛的呼吸有些重。

        “放开我!”卫容琳努力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回头看。

        他的脸此时离得很近,颇有些狰狞。

        卫容琳大叫出声。

        俞正涛回过神来:她本以为是卫容若,却没料到是卫容琳。

        心里尚有一丝清明,但这一丝清明,很快便消失殆尽。

        俞正涛感觉身体深处一片躁热,仿佛就要燃了起来。

        “表妹!”俞正涛喃喃叫着,如何肯撒手。

        卫容琳心里还算清醒,对着俞正涛攀附在自己颈间的胳膊,重重地咬了一口。

        他的胳膊上立即落下几个深深的牙印,流出鲜血。

        俞正涛吃痛,可是心里邪火更甚。

        “别不知好歹!我是看得起你,也不看看你是谁!”一句话说罢,俞正涛发了狠。

        卫容琳拼命挣扎,可是越挣扎,俞正涛的胳膊却箍得更紧。

        “救命啊,救命啊!”卫容琳大声呼救,但很快被俞正涛捂住了嘴巴。

        俞正涛一手揽住卫容琳的腰,一手捂住他的嘴巴,把她朝竹林里又拖行了几步。

        他塞了一块帕子在卫容琳口中,然后便开始解她衣衫。

        卫容琳拼命踢打,可是却丝毫不管用。

        她衣衫半褪,露出深色里衣。

        俞正涛正准备下一步行动,却突然感觉,头上传来剧痛。

        他未来得及叫一声,便一下子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青萍捂着心口,慌张来到卫容琳身旁。

        卫容琳吓得眼睛都直了,并未看清眼前的人是谁。

        而是连连后退。

        “小姐,你醒醒,我是青萍!”青萍道一声,然后几步上前,把卫容琳口中的帕子取了出来。

        卫容琳正准备呼喊,却被青萍捂住了嘴巴。

        “小姐,我们赶快离开这里。若是被人知道,小姐的名声就全毁了!”

        卫容琳听得这话稍稍清醒了些,连连点头。

        “鞋呢,我的鞋子丢了!”卫容琳小声说。

        刚才挣扎的时候,竟然丢了一只绣花鞋。

        “要不别找了,我们先回去吧。”青萍劝道。

        卫容琳摇了摇头:“不行!若是被人捡了去,岂不是更不好!”

        主仆两人借着竹林里透出来的月光,仔细寻找。

        可是竹叶太密,光线变得很暗,一时半会儿寻不到。

        正在这时,却听一把女声传来:“老爷,妾身听说,玉竹轩里的月亮看上去更圆呢。”

        卫容琳一下子慌了神:这是南宫舞的声音!

        “快走。”卫容琳道一声。

        “那他怎么办?”青萍指了指昏死的俞正涛。

        “我们快些出去,老爷还走不到这边。若再问起,便说未见。”

        青萍点了点头。

        主仆两人一前一后延着小路走出去。

        果不其然,迎面便撞上卫青扬和南宫舞。

        卫容琳行了一礼,正准备从旁边溜过去。

        可是南宫舞却大声道:“五小姐怎么穿着一只鞋就出来了?”

        卫容琳极不自然地把那只脚藏在裙子下面。

        卫青扬的目光落在卫容琳身上,带着询问。

        “我的鞋子湿了,被我扔了。”卫容琳低了头,然后叫青萍,“青萍,我们走。”

        南宫舞再次大声道:“五小姐,你的衣裳怎么破成这样?”

        卫容琳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衣服上的绣花竟然都被撕烂了。

        刚才只顾着找鞋,匆匆把衣裳整理好,竟然没有发现。

        “我……我刚才被树枝挂了一下。”卫容琳的解释已经非常牵强了。

        卫青扬觉出不对劲了。

        “你们去那边看看,怕不是有什么东西,吓着了小姐们可不好。”

        南宫舞吩咐一声,身后远远跟着的丫头便要往竹林深处去。

        卫容琳却紧走几步,张开双臂拦在众人面前:“没……没什么。”

        她这个奇怪的举动更让卫青扬起疑。

        于是,卫青扬抬了抬手,几个丫头一下子朝前去。

        “女儿先告退了。”卫容琳说一声,再次想溜。

        “站住!”

        因着上次,文氏嫁祸卫容若闹到老祖宗跟前儿的事情,卫青扬已经很久没见文氏和卫容琳了。

        却突然听得前面一声惊叫。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卫青扬低喝一声,就见一个丫头匆匆奔上前来。

        “表少爷……表少爷在那边。”

        丫头还没站稳,边跑边喊。

        卫容琳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完了。

        “表少爷受伤了。”那丫头跪下来,继续补充道。

        卫青扬也吃了一惊。

        俞正涛在卫府做客。

        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那姐姐卫青遥的本事,他也是领教过一二的。

        于是,卫青扬撇下南宫舞,朝竹林深处去。

        南宫舞叫过绾儿,附耳道:“去回禀老祖宗一声,就说表少爷受伤了。”

        绾儿领命而去。

        卫青扬走近一看,便见俞正涛脑袋上肿了一个大包,昏睡不醒。

        “请大夫!”

        “卫容琳过来!”卫青扬低喝一声,卫容琳打了个哆嗦。

        卫青扬一直都“琳儿琳儿”地叫,甚少这样连名带姓。

        卫容琳磨蹭了下,却不得不低着头走过去。

        正在这时,南宫舞从地上捡起一只绣花鞋:“咦,这不是五小姐的鞋吗?

        “五小姐刚刚不是说,扔掉了吗?”

        卫青扬凌厉的目光扫过,卫容琳立即说不出半个字来。

        “难道是……表少爷欲行不轨?五小姐,你有没有……”南宫舞欲言又止。

        卫容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有没有……”卫容琳急急遮掩,落在卫青扬眼中却是欲盖弥彰。

        此时心下大悔。

        明知俞正涛花间浪子、死性不改,却偏偏要信他。

        若不是青萍违了自己命令偷偷跟来,自己怕是已经失了处子之身。

        “涛儿,我的涛儿怎么样了?”一听这声儿,便知卫青遥到了。

        卫青遥身后便是老祖宗。

        老祖宗生了一女三子,独对这唯一的女儿疼爱非常。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女儿嫁得不甚好,但也丝毫不影响老祖宗的感情。

        卫青遥哭得三行鼻子两行泪,卫青扬看了直摇头。

        “大夫,快叫大夫!”卫青遥一迭声地喊。

        弄得仿佛玉竹轩的人,只有她关心俞正涛一般。

        “早让人去请了,姐姐放心。”卫青扬不得不说一句。

        这一句,却勾起了卫青遥的无名火:“我与涛儿好不容易来玩一趟,你这当舅舅的不待见也就罢了。

        “怎能由着人,把我的涛儿打成这样?”

        卫青遥这顶帽子扣得大了。

        倒像是,卫青扬明知有人把俞正涛打伤,放任不管一般。

        卫青扬把目光投向老祖宗,可老祖宗此时又如何理她。

        他叹了口气:“姐姐说哪里话!是谁打伤了涛儿,眼下尚无定论。

        “若是被我得知,定不轻饶。”

        卫青扬话音刚落,南宫舞便见,青萍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青萍,是你打伤了表少爷?”南宫舞方才看卫容琳的情形,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

        此时故意问道。

        青萍一下子跪下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说!”老祖宗一个字,青萍脸上立即变了颜色。

        她是亲眼见过,宝璐是如何在老祖宗的命令下被活活打死的。

        “是……是奴婢不小心,打伤了表少爷。

        青萍话音未落,感觉几道目光如同利剑一般落在自己身上。

        于是抢着说:“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本想着,自家小姐名声要紧,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来。

        可此时事关自己的性命。

        青萍心里清楚地很。

        若是没有足够的理由,打伤表少爷,怕是立时就没了命。

        “只因为……表少爷……意图对我家小姐不轨。”

        一石激起千层浪!

        玉竹轩里一片唏嘘之声!

        “可是,你家小姐为什么会在玉竹轩里?并且,表少爷也在?”南宫舞装作疑惑地问。

        言下之意:分明是两人约好的。

        卫青遥可听出来了。

        “胡说!我家涛儿好好的在客院儿,干嘛跑到玉竹轩来?

        “分明是这丫头不要脸,引诱于她!”

        卫容琳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

        玉竹轩里已经围满了人,卫青扬感觉脸上挂不住。

        回手便是一个耳光,重重地落在卫容琳脸上。

        卫容琳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爹爹,不是的……”卫容琳想解释什么,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总不能把那张纸条拿出来,说自己企图与俞正涛一起,算计卫容若吧!

        “丢人现眼!”卫青扬骂一声。

        卫容琳哭哭啼啼,捂着脸跑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