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卫府 作者:不喝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3
  •     终于要回去了,卫云青对天长叹,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啊宁抱着程一白的大腿,哭的一抽一抽的,姐,嗝,姐,嗝

        周围的士兵笑不止

        王爷,一路顺风,何老将军拜礼

        秦阳赶紧扶起他的手,将军,保重身体

        程一白眼眶发红,蹲下来,用手指擦干啊宁脸上的眼泪,

        阿宁不哭,姐姐答应你,一定会回来

        这段行程,程一白躲在马车不出来,卫云青想跟她唠嗑,叫都不应,以为她又病了,掀开帘子,看到一白眼眶通红的

        怎么了,卫云青第一次这么细声说话的

        凌风吩咐下去,原地休息,秦阳下马

        卫云青也下马,抬脚就要上马车,被秦阳一把推开

        卫云青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啃泥,整个人都摔懵了,看着秦阳进了马车,用力往地上一拍,这日子没法活了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秦阳用手掌探一白的额头,没发烫,用指尖拨开糊在一白脸上的碎发

        要不我们接阿宁来陵城,她也无父无母,可在太白还有师父,师叔,师兄们,还有冬瓜师弟,大娘陪伴长大,她很快乐

        秦阳把她抱在怀里,啊夕,啊宁虽无父无母,但有何老将军在,况且他是何老将军最后一个亲人了

        何老将军唯一的儿子已经死在战场上,啊宁的母亲郁郁寡欢,生下他就过世了,何老将军一生驰骋疆场,是不会离开的

        秦阳摸着程一白的头,眼神黯然,惆怅

        陵城,离开多日,都有点陌生了

        程一白坐在马车前,看着陵城的冬日,太阳照的有点暖暖的,秦阳,很快就春天了吧

        嗯,快了,秦阳看着一白,柔情蜜意

        卫云青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终于回来了

        日子回到了开始

        程一白每天坐在湖心的柳树旁,拿着秦阳书房里的琴谱练琴

        秦阳越来越忙,不知道忙什么,偶尔陪一白练琴

        秦阳,我师父去哪了,大半个月也不见他,程一白弹着琴,是不是看一眼手中的琴谱

        在他府里躺着呢,秦阳把手中的书翻了一页

        嗡~,程一白松开指尖,雪白的琴弦颤抖,

        躺着?

        嗯,秦阳又翻了一页

        程一白琴也不弹了,站起来,我去看他,能让他这么就不来秦王府,肯定病的不轻

        秦阳合上书籍,起身,我陪你去

        两人走到长廊,凌风火急火燎的从外面回来了

        王爷,凌风附耳

        程一白站开一点,她也是很会做的

        秦阳听完并没有多大反应,可她看出来了,他的眉头动了一下,就那么一个小动作,看来不是小事

        你忙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程一白轻松

        秦阳走近,看她失落的笑脸,摸着她的头,不语

        心情有些低落,王府还是有点冷清,比不上太白

        砰砰砰,程一白拍着卫府的大门

        吱,开门的一看程一白,关门

        程一白说时迟那时快,挡住,吃惊看着开门的人,干嘛,干嘛

        府里住不下,开门的说完死命把一白手扒开,想把门合上

        程一白一手撑着门,另一只手一劈

        守门的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真是的,非逼她出手,程一白进门把人拖到一旁,关上门,拍拍手,就往里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