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粤彩-> 都市言情-> 《光芒》-> 第三章 七年前的初秋(下)
第三章 七年前的初秋(下) 作者:云晞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2
  •     回到D市的成烁发现自己还是会经常想起顔涴歆,拿出手机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和王哲因为比赛成为了朋友也一直都有联系,可他却始终都不好意思开口去问他曲霏和顔涴歆的事情。

        偶尔没事上MSN的时候也大多是见曲霏在线,闲聊几句,至于顔涴歆不是在练琴就是去排练,永远都不在线。

        成烁这才发现,原来D市和T市相隔那么远,连温度都不一样。

        过了一段时间,成烁在网上遇到曲霏,她跟他说起来一件新鲜事,都说音乐学院的男生比较浪漫,奈何曲霏他们学的是古典音乐,大家都比较内秀,可是中午竟然有花店送了一大束橘红色的花来给顔涴歆,没有卡片,更新鲜的是,大家竟然都不认识那是什么花。

        成烁的心跳慢了一拍,忙问曲霏后来如何却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一向有耐心的他第一次觉得心慌意乱,挑选了一个觉得比较合适的表情发过去。

        又过了一会儿,曲霏终于回话了:刚才隔壁同学过来借谱子,不好意思啦!后来就把花插到瓶子里养起来了啊,不过连个卡片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谁送的。

        成烁在屏幕这边不由得吐了一口气,继续有一搭没一塔的闲聊起来。

        一个星期后,成烁再次跟曲霏聊天,顔涴歆雷打不动的去排练了,通过曲霏的口述,成烁基本上已经摸清了她什么时候乐队排练,什么时候室内乐,什么时候专业课。

        他刚上线没一会儿,曲霏便发来一句:后续故事要不要听?

        成烁发了一个洗耳恭听的表情过去。

        过了几秒种,曲霏发过来:昨天晚上我跟涴涴说,这花不新鲜了,该扔掉了。结果今天中午就又送来了新的!涴涴问了送花的,原来是叫海芋花,以前我有见过白色的,可送来的这个颜色还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成烁

        曲霏很快回复:她说想不出,我到是想到好几个,别看涴涴不太爱说话,可是据我曲霏的八卦网络,光是我们系就有好几个男生对她有好感呢!但是又不像诶,就他们整天和古董打交道的思维,应该想不到这么浪漫的方式,这花不要太少见好不好。

        成烁托着下巴看曲霏发过来的话,还没有回复,她就又继续发过来:其实涴涴就是太不爱参加学校里的活动了,要不是她专业好被系里推选,估计就天天窝在寝室里了,我看别的系那些好多男生追的女生也不过如此嘛,跟我家涴涴比起来差远了!

        成烁不知道该说什么,曲霏又发过来:哎呀跑题了,其实最后的结果就是,她觉得花很漂亮,打理好后就去排练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绞尽脑汁的猜呀猜呀,到现在也没猜出来。咦,成烁同学,你还在不在?怎么半天都不说话呢?

        眉头微蹙的成烁在看到顔涴歆很喜欢那花的时候已经舒展了眉头,看到曲霏的问话赶紧回复:在,我在认真的看曲大侦探的推理啊。

        曲霏发过来一个做鬼脸的表情:我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成烁笑了:说起来,涴涴的排练怎么这么多啊?

        曲霏很快的回复:其实我们大一固定的乐队排练就每周一次,但是涴涴学的竖琴专业本来就人少,而且她专业很好很好,又是系里推选,所以要参加的乐队排练就很多啊,而且她专业老师有一个室内乐,她当然也得去啦。

        成烁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这样啊,我说都不见她上线。

        曲霏发过来一个仰天大笑的表情:她那MSN就是一摆设,连我们系里发的通知什么的辅导员都是直接告诉我,我都快成她代言人了,你要是找她还是直接电话会来得快点,怎么,你有事要找她?

        成烁赶紧回复:没有没有,就是随便问问。

        过了几秒钟,曲霏说自己要下线了,成烁发了个再见的表情,没一会儿,她的头像便暗了下去。

        日子不慌不忙的过着,远在T市的顔涴歆依旧每周都会收到一束花店送来的橘红色海芋花,偶尔会和成烁发几条短信,更多的是听曲霏说话,有时候会提及成烁和王哲。

        两个月后的一天,两人上完课正往寝室走,曲霏挽着顔涴歆的胳膊说说笑笑,远远地就看到曲霏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她身边的顔涴歆只是听着,脸上挂着笑容。两人走到寝室区的大门口,竟然看到成烁站在那里,顔涴歆看到他愣住了,倒是曲霏兴高采烈的拉着她跑过去,“成烁!你怎么会在这里?”

        成烁看了顔涴歆一眼,然后笑着对曲霏说:“我来跟你借一下涴涴,晚点送回来给你,可以吗?”

        曲霏看了看他,又扭过脸看顔涴歆,忽然就伸手拍了成烁的肩膀一下,“好啊你,竟然瞒着我!”

        成烁笑着低了下头,曲霏伸手把顔涴歆怀里的书拿过去,又推她,说:“去吧去吧,不过,少一根头发我可跟你没完!”

        顔涴歆本来还要说什么,可抬头看到成烁,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曲霏抱着两个人的书都已经转身要上楼了又扭过头对成烁大喊:“记得请我吃饭!”

        成烁摆了个OK的手势。

        两个人出了学校的大门,一直沿着学院路路边的树荫走着,顔涴歆没有说话,成烁原本想了很久的话,却在见到她的这一刻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两人就一直这么走着,一直走到了江边。

        顔涴歆在江边停下脚步,看着水流,开口问道:“那些海芋花,是你送的吧?”

        成烁并没有想到她会先开口,听她问起花的事,有一丝慌乱,随即平复下来,回答:“你是怎么猜到的?”

        她依旧没有看他,语气平静:“我朋友不多,除了你和王哲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异性朋友了,至于花,女孩子天生的第六感吧。”她扭过头看成烁,忽然笑了,“其实我并不确定是你送的,不过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两个月不见,成烁再次看到这一直出现在脑海里的笑容,心跳忽然有点快,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那你猜猜我为什么送你海芋花?”

        顔涴歆似乎认真的在想,回答他:“我记得花店的店员说,海芋花代表幸福、简单和纯净,不过大都是白色的,很少有人会点名要橘红色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成烁装作失望的样子,“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想办法弄清楚它是什么意思啊?”

        顔涴歆仰起头看着他,“我在等送花的人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他笑起来,看着眼前的她黑白分明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橘红色的海芋花象征爱情,它的花语是,我喜欢你。”

        顔涴歆看着成烁,江边的风吹着他的短发和衬衣,初冬柔和的日光下他干净而灿烂的笑容让她脑海里短暂的空白,耳边还在回响着那四个字:我喜欢你。

        看着发怔的顔涴歆,成烁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无比淡定地说:“这肯定不是你第一次被人告白,不过看你这个反应,我应该是有希望的,至少你不讨厌我,这就足够了。涴涴,你不用现在答复我什么,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冲动的跑过来,只是这两个月我想的很清楚,我喜欢你,想要跟你在一起,可是我离你那么远,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要告诉你这件事情,至少我要试一试。”

        “成烁——”

        “给我个机会吧,好不好?你可以慢慢想。”已经彻底放下心来的成烁恢复了原本他惯有的自信阳光模样,让人无法拒绝。

        顔涴歆没有说话,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曲霏,听筒里传来她的声音:“涴涴,我不是有意要打扰的啊,只是,有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今天晚上的话剧赏析课暂停一次,所以你可以不用着急回来——”

        成烁伸手去拿顔涴歆的手机,对着听筒说道:“你出来吧,我请你吃饭。”

        电话里的曲霏一字一顿的问道:“不,会,打,扰,到,你,们,吗?”

        成烁脑海里浮现出曲霏一副侦探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完全不会,校门口等你。”

        “好啊!”这次曲霏答复的很快,而且语气里明显的欢乐。

        成烁挂掉电话把手机还给顔涴歆,说:“为了赶飞机中午都没来得及吃东西,现在真的很饿,走吧,去吃东西。”

        顔涴歆接过手机,“干嘛那么着急。”

        成烁无比认真的回答她:“因为想要快一点见到你呀,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顔涴歆抬起头,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成烁就笑着拉了一下她的胳膊,“走啦。”

        那天的晚饭是在他们一家熟悉的店里吃的,顔涴歆中途去接电话离开的时候,曲霏欲言又止的样子很多次,成烁连头也没抬说:“花是我送的,我喜欢涴涴,还有疑问吗?”

        曲霏听闻干脆放下了筷子,“够坦白,合我的口味!不过,你怎么就确定涴涴不会拒绝你?喜欢她的人可不止你一个。”

        成烁抬起头笑了,“本来我不确定,但是在跟你闲聊的过程中对她的处事方式多有了解,今天她的反应告诉我,即便她现在还没有喜欢我,但至少不抵触。多少人喜欢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愿意给谁这个接近她的机会。”

        “看不出来呀,你还挺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嘛。”

        “身经百战谈不上,经验也没有,只是对喜欢的人,总是会格外的细心。”

        曲霏探过头去问:“要不要我帮你呀?”

        成烁也探过头答:“当然最好,但要她自己愿意才好。”

        “成先生,多少人求我在涴涴面前说几句好话呢!不过,我看好你哦!”

        顔涴歆接完电话回来就看到两个人探着头在嘀咕,于是问:“你们两个在干嘛?找蛐蛐吗?”

        曲霏坐直身体,一本正经的样子回答:“探讨一下外星人什么时候会来地球而已。”

        顔涴歆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成烁在当天晚上就离开T市回学校了,但之后的电话短信和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理所应当,哪怕他在多管闲事,顔涴歆笑着回一句:“你会不会管的太多了些?”他依旧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答:“当然不会,我在追你啊,所有的一切都属于正常范畴!”每当这个时候顔涴歆都会笑而不语,只是成烁看不到这份思念至极的笑容,之后必定会追问一句“那你答应我好不好?”顔涴歆装作不知道的反问:“答应什么?”次数多了成烁也练就了对她一个人的厚脸皮,直接告诉她答案。

        如此往返的多了,顔涴歆其实并没有多少警惕性了,于是被成烁挖了陷阱。那是顔涴歆正在练一段非常难的竖琴solo时被成烁问到无奈之时随口答应许给他任何一个请求的要求后,她需要的世界安静了,可以专心练琴去排练了,也没有多想什么。

        直到排练结束后,她才看到手机上有一条很久前发来的消息:说话算话,从现在开始,顔涴歆是成烁的女朋友了,特此为据,不得反悔。

        顔涴歆看着短消息忽然就笑了,微微摇了摇头,想了想,只回复了一个字: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